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蘑菇的四次難忘徒步-2

進了屋子,暮色被關在了門外,我發現這次是最腐敗的一次徒步。二個大炕,能睡下我們十三個人,有二十多床被子,十幾床褥子,還有我們大家的睡袋,不會冷了。再看看,屋裏還有電視節目,桌上還有烤肉、煮的肉,還有肉湯、熱茶和酒。那那還嫌不腐敗,又在屋裏開了一小灶。原來張三豐和踏雪他們已經先到達,買了羊,然後去徒步,徒步的地圖由於是張三瘋在家構思畫出來的,所以路走錯,返回。正巧我們也到了,肉也熟了。真是不亦樂乎啊。

    第二天清晨,我咬著一根黃瓜在院裏轉,發現有個羊圈,走過去,所有的羊,有幾十只,大大小小同時看著我,我愣了一愣,接著就笑了,好象很不好意思獨自吃那個小黃瓜,叫了聲“解散!”沒有羊理我,只好自己不吃那黃瓜,讓那可愛的小羊在我手裏啃。

    藍天更是有趣,他喜歡哈薩家裏的黑狗,但是不敢過去。我拿些話梅糖給藍天,不知道是狗吃上癮了,還是藍天喂狗上癮了,不停地要,要,要。直到十幾塊糖都吃掉了,藍天才算贏得了“小情人”。可以和小狗逗著玩,可以拍拍狗狗,只可惜我是不敢到跟前去。

    徒步的時候變天了,十三人一起上了一個山坡後,就此別過。我們一行五人在大風雪中上了一山頂,三瘋教主他們不知所向。當我們上了山頂後,無奈開始裝酷,永恆開始比酷,依夏扮酷更是不在他人之下,那那和我的風頭全被他們搶了~!他們在風雪中脫啊,這誰能比得了啊?

    第三次的徒步是最浪漫的。是4月23、24日,由張三豐張真人構思地圖並精心策劃的石人溝之行。這次有二輛車,共十一人,六男五女,23日六點出發,黃昏的陽光、遠處的雪山,讓人的心溫暖地在路上慢慢延伸,車裏有我的一個女朋友葉子,和我的一個男同學東郭先生,還有男同學的朋友南郭先生。我很擔心他們玩得不開心,心裏總是有點點不安。哈,回頭看車裏,大家的臉上都是輕鬆、愉快,我覺得自己真有點象杞國的那個擔心天塌下來的前輩。八點多到達,然後開始徒步,不管新驢和老驢,心裏都充滿對遠方旅程的嚮往,腳步裏是興奮的節奏。翻山~翻了二個山還是更多?在山頂上看到明月出天山,東郭先生不禁吟誦“明月出天山,蒼茫雲海間。

    長風幾萬裏,吹度玉門關。”天色暗下來,只能在山谷裏走,不知道走了多久,猛不防抬頭,那輪又大又圓的月亮正在天真地偷看這群驢,也許她很奇怪,也許她也很驚喜,總之她揉著泛著柔柔清輝的眼,陪著我們。看到我們紛紛打亮頭燈,不說話,靜靜地、一個挨一個地走著山路。她就用魔法包裹了我們的隊伍,給了我們這一隊人無盡的默契和浪漫。她不厭其煩調動黑黝黝的石頭、大叢大叢的灌木、無數山峰寂靜的剪影,製造了種種神秘的意境。這一晚的徒步,我絲毫沒有感覺到身上還有背包,只是感覺到走夜路帶來的些許興奮激動、些許害怕不安和滿心滿懷的浪漫。

    在漆黑中找到宿營地,紮了帳篷,晚上的活動很出乎人的意料。在上山前說沒人帶酒,買了二瓶,吃飯的時候一下變出了五瓶。十一個人圍在一起,隨風、山羊、葉子她們半坐半躺在南郭先生的雙人氣燈床上,好舒服的野餐啊。我好象沒吃什麼,盡喝酒了,我只記得隨風和藍天喝得最多,東郭先生看大家搶酒喝最無奈,三瘋教主最開心,蘑菇最早醉,海軍夫妻倆黑鏡頭拍得最多,南郭先生上當最少,無奈笑得最響,葉子和山羊一邊最竊喜……聽說晚上有人數星星到三四點~~半夜我醒來,發現被一片鼾聲包圍,不過很快我又酣然睡去。清晨,東郭和南郭的氣燈床就被她們幾個女士搶了去,嘻嘻,擺在山坡上曬太陽,我頭痛得厲害,只能在帳篷裏微笑了……

    由於前晚教主也喝多了,所以第二天沒有發瘋,這正是大家盼望的。走一程就休息一會兒,而且把防潮墊打開,躺下,教主無奈得很,再走一程又休息,乾脆吃午飯吧。支起鍋灶,鋪好坐的躺的,吃完喝完,大家不由分說睡起了午覺,弄得教主很生氣,“徒步的驢竟然要睡午覺~腐敗啊,聞所未聞啊”氣歸氣,曬著太陽小睡一會兒的誘惑是常人不願意也沒必要抗拒的。

    下午又翻山翻山,下山下山,到達水庫,然後坐車,然後去腐敗、回家。到了家已經是11點左右了。在夜晚回到家中,好象二天徒步的浪漫氛圍還彌漫著……我喜歡這種感覺。

    第四次徒步是這幾次中景色最美的。5月5、6日的鐵列克—白楊溝之行。這次和我同行的除了東郭先生,還有他的朋友發糕。還有我的哈密的網友蟲蟲,以及她的女兒和她同學的一家三口。五一期間定好了37的這條路線後,就在徒樂人的網上跟帖子報名了,還打過三四次電話,可是到四號我又打電話給37的時候,他說沒有我們八個人,原因是我們沒有交報名費。這時哈密的蟲蟲一行五人已經到了烏市,原本說好了陪她買裝備的,我不願意讓他們五人失望或者不安,所以什麼也沒敢說,先安撫他們讓他們先吃飯,看看事情能不能得到別的解決辦法。於是和無奈一起去三夫,看能不能加他們去黑溝,哪怕我、東郭、發糕不能成行都可以。無奈給37電話問了問,情況是一樣的,說是報名費沒有交。三夫店裏的小放、童年還沒有回來,事情還懸著,我心裏挺著急,知道急也沒辦法,可是沒法給蟲蟲交待啊。這時手機響了,是37來電話說包了大車,讓我們第二天準時參加活動。這才打電話給蟲蟲,叫他們來戶外店買好裝備,準備出發。

    第二天說是九點半到,我九點就到了,想把我們八人的報名費都交了。這時才被告知所有人的費用都還沒有收,等上車一起收。

    路線不太順利,去鐵列克的路不讓通行,然後轉向走白楊溝,42人收了300元的買路錢,從此一路暢通無阻了。有山有水有草有鳥有樹有冰,景色讓人心情為之一爽。長長的隊伍、花花綠綠的裝備,蜿蜒在山谷之中,頗為壯觀,也甚是好看。路不是太難走,但是這次我背的東西太多,包很沉,反正一下子找不到走路的感覺,直到中間休息的時候,看到東郭先生和發糕兩人帶的吃的東西,我才開心地大笑起來。嘻嘻,三十個真空包裝的茶蛋,二十瓶礦泉水,十個餅子,一只鹵雞,鹵牛肉、鹵鵪鶉蛋、鹵雞翅、鹵雞腿若干,大大小小的鹹菜五包,粉絲二包、南方黑芝麻糊一大包,燕麥片一大包、紅燒肉罐頭一聽、酒一瓶、餅乾一包、我還帶了六個生雞蛋,三個真空包裝的茶葉蛋,幾片芝士,面對這些吃的喝的,我笑暈,東郭先生開玩笑地說“我至少不能讓發糕覺得東西不夠吃,我至少不能讓蘑菇說我小氣~”後來的路上只好拼命喝水,到宿營地的時候,我已經喝了六瓶水!第二天醒來,眼睛都腫了,暈啊!

    這一隊驢中,有七八個十三四歲的孩子,沒有叫苦的,歡呼雀躍著笑著走著,五六點就到達宿營地。宿營地很美,是在兩條河的交匯處,水聲很響地從冰下麵傳出來,周圍都是石頭山,等帳篷紮好,我們就各自活動了,自己找了個山頭兒爬上去,坐在大石頭上看群山環繞,送夕陽西下。

    營地不久就燃起了篝火,幾十個人圍坐在火邊笑鬧。等所有的人都累了,睡了,我們又開始了新一輪的腐敗。隔壁兩個帳篷的人都開始喊了“蘑菇,你們太腐敗了,還在做蛋花兒湯啊,讓不讓我們睡了啊”於是他們過來頂著滿天的星星,吃了一頓,喝完了一瓶酒,又回到篝火前聊天唱歌到深夜。

    這就是我參加的徒步。難忘。
返回列表